离古典音乐的一步之遥(一)

日期:2018.04.08 来源:
分享:

中央音乐学院陈泳钢教授如何听懂古典乐与便携听音设备的对比测试

陈泳钢,1969年出生于江西大余县佐巴乡。现为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教授;硕士生导师,自1995年留校,主要担任本科的作曲及配器教学工作。

1982年开始在中央音乐学院完成了从初高中、大学到研究生阶段的学习。先后师承我国有名作曲家何振京、李滨扬、徐振民、杜鸣心、刘霖教授及德国著名作曲家瓦尔特-齐默尔曼(Walter Zimermann)教授学习。先后获得中央音乐学院作曲学士、配器硕士、作曲博士、德国柏林艺术大学作曲博士学位。著有论文《拉威尔八部钢琴——管弦乐作品配器技术分析》、《施尼特凯的复风格及第八交响乐分析》。

如何听懂古典音乐?

陈泳钢教授:首先要体会作者的创作意图,可以通过曲目介绍了解音乐的创作背景,这个是最主观最直接的方法。当然最优秀的作曲家,可以把自己的情感充分的释放在自己的作品里,听众也可以直接在曲目中听出作者饱满的情感。比如柴可夫斯基的第六交响曲,可以感受到作者浓烈的悲伤情绪。例如匈牙利作曲家里盖蒂(Ligeti György Sándor,1923年5月28日-2006年6月12日)的《大气层》(Atmosphères),波兰作曲家潘德列茨基(Krzysztof Penderecki,1933年11月23日-)《广岛受难者的挽歌》(Threnody to the Victims of Hiroshima)抛去技巧的成分,依然可以感受到作者需要表达的内容。不过对于这种音乐,一定要好的器材来聆听,或者去听现场,才最能体会到音乐的气势,从而了解作者的情感和作品的内容。

第二点,我觉得可能真的要学习一些东西,至少音乐的历史,作曲家的背景故事。这些需要一些人文方面的了解,你才更容易理解它的作品。因为有的作品真的是跟作曲家当时的生活有关,像莫扎特写的A小调钢琴奏鸣曲。它的那个主题一上来就暗含了一种悲伤,如果我们不了解他的创作背景可能很难体会到这种情绪。也很难理解,他为什么要在里面用到了一个很反常的不协和的音程。(实际上他的母亲刚刚去世,影响到了他的情绪)

古典乐太高雅、太难懂怎么办?

陈泳钢教授:古典乐的难点,也是优点所在:内含丰富。就像刚才说的,你需要一些知识,也需要时间去熏陶,但是同样的缘由才使得它耐听,丰富。

很多人也是在古典乐中各取所需,听喜欢的部分。对大家的建议是,不要因为太艰深排斥古典乐,古典乐中有轻松的成分,比如优美的《蓝色狂想曲》(Rhapsody in Blue),和曾经在出现在电影中的意大利作曲家马斯卡尼(Mascagni Pietro,1863—1945年)的著名独幕歌剧《乡村骑士》中的《间奏曲》(如我国姜文导演作品《阳光灿烂的日子》),相信任何人听到这段音乐都会觉得很浪漫,里面并没有很深的内容,就是铺面而来的美好情绪。慢慢的接触古典音乐多了以后,就可以逐渐的感受到更深刻的内涵、丰富的音响层次。当然还要适当的学习一些知识,条件允许的话,多多的与人交流,相互受到启发,也对大家熟悉古典乐和感受古典乐的魅力大有好处的。古典乐是一种健康的音乐类型,他会传达很多语言无法表达的情绪。他不会让人浮躁,更会引发人们思考。

如何看待古典音乐和流行音乐的结合?

例如:“交响爵士”、“交响摇滚”

陈泳钢教授:这个当然是非常好的,而且是一种必然。这也反映出古典音乐界有一定的危机感,随着时代的发展,也许是因为电脑网络的普及,大家获取音乐的渠道更多。不像以前,哪怕要听流行音乐,也要有相应的消费,去专门的场所。所以随着获取音乐的渠道更加便利以后,观众有了更多的选择,能够接触到更丰富的音乐种类,融合也就成为一种趋势。

第二点,毕竟流行音乐传播更快,更为直接,不像古典音乐,需要一定的知识和经验来欣赏。而且古典音乐对器材有一定的硬性要求,而一般的流行音乐,音乐本身的层次和内容结构没有那么复杂,简单的设备就可以把流行乐的效果实现的很好。也许古典流行相结合也有一定的市场因素,古典乐也可以借着流行音乐的形式,让大家更好的去接受。包括像马友友这样的大师,以及帕瓦罗蒂(Luciano Pavarotti,1935年10月12日-2007年9月6日)这样的音乐家们也会认可这样的形式。他们也会思考,古典乐这么优美的音乐形式,为什么现在接受的人会越来越少。所以跟现代的音乐结合,以一种现代喜闻乐见的形式出现,与流行乐的合作就是必然,而且流行音乐之中不乏大师。所以说,大多数流行音乐虽然是轻松、短小的,但是也有一些有深度的好作品。而且好的作品是需要深厚的功力才能创作出来的。

关于便携听音设备的选择

陈泳钢教授:我针对勒姆森两个型号的耳机(L-85 L-90)进行了在多种不同音源设备和不同音乐类型上的试听(均为直推),整体上来说L-90款耳机在几款对比型号中(森海,akg,飞利浦等)明显胜出。L-90款声音饱满,在管弦乐队作品中的全奏部分表现尤为明显和突出,声音辉煌明亮,同时忠于原声,高频并没有过多的华丽的修饰,声音老实忠厚,比较结实。同时低频声音非常厚实,初听感觉很好,略有混响,时间长了也许会有轰头感。这个特点弥补了手机音源低频不足的缺憾,但声音的立体感非常好,隔音也相当不错。在大型管弦乐队作品中,不同乐器在不同音场位置的还原表现很准确,层次丰富。这一点无论乐队的编制大还是小,都可以准确的还原和完整地体现出来。整体听起来声音略硬,希望煲过之后声音可以更具弹性,柔韧度可以更进一步,更漂亮。

(注:本采访为录音内容整理)

Headphone Testing

(头戴式耳机听音评测)

1.AKG K240 MKLL(55 ohms)(学院电钢的配套耳机)

2.SENNHEISER HD201

3.PHILIPS(后挂耳机)

4.LASMEX L-85(64 ohms)

5.LASMEX L-90

五款耳机,都是就手拿来对比着听的。并没有特意的寻找同级别的产品,平时主要听现场,用到耳机的地方并不多。但是对于绝大多数想要入门古典的朋友来说,耳机是最简单的选择,评测如下:

通过三种媒介:一是电钢琴 (CASIO Hybrid piano GP-500);二是手机(HUAWEI P9);三是CD机(TASCAM CD-RW900SL Pro.);都是直插接驳。

电钢:

SENNHEISER HD201比AKG K240 MKLL更真实,清晰。LASMEX L-85和LASMEX L-90是比其它耳机明显地提升了低音,整体上也增大了音量,而且还微微地感觉增加了延音共鸣似的。AKG与森海的音色更柔和些,直白。

LASMEX L-85与LASMEX L-90的音质是带点硬度和厚度的,高音的柔美度就与电钢常规搭配的AKG K240耳机不一样了。

手机:

听的曲目是 DVORAK – Concert for Violoncello /span>

AKG K240 MKLL:清晰度和音响还原度不足,尤其全奏不如LASMEX;声音的反应与森海相似。

SENNHEISER HD201:各方面比较适度,全奏不如LASMEX辉煌;也不如PHILIPS;Cor. 音色听着有些偏向Trbn.的感觉。反应比AKG略微敏感些。

PHILIPS:各方面都不错,比如全奏的辉煌感、层次,声音的颗粒感、敏锐度;音色和音质的还原度高,可能是在这些耳机中最容易推动的原因;唯一感觉不够满足的是Cl.的声音略窄,这是硬伤。

LASMEX  L-85:能察觉出中、低频有增益,颗粒感增强,Cl. 和Cor.的音色似乎因此而略有变化。整体声音的共鸣有增强(类似调音台加了点混响效果),全奏比较辉煌;似乎混响和清晰度不如LASMEX L-90高频也略微不如LASMEX L-90明亮。

LASMEX  L-90:中、低频有增益,声音的颗粒感有增强,全奏辉煌,比LASMEX L-85更清晰,音响的层次更丰富;也是感觉Cl. 和Cor.的音色不是太满意。整体上感觉,声音的反应灵敏度还是逊于PHILIPS这样的小型耳挂。

LASMEX两款的耳机,整体上的甜美度不如PHILIPS 但PHILIPS是偏明亮。LASMEX略有颗粒感,声音扎实,微拙。

注:Cor.为圆号简写   Trbn.为长号简写  Cl.为单簧管

CD: 曲目

a: La doma e mobile(PAVAROTI,1988) ;

b:Una furtive lagrima(PAVAROTI,1988)

c. Grofe?:Sunrise 0?:00-2?:40(ISAO TOMITA富田勋)(1973)

d. Mahler No.1(1st Mvt) (ABBADO/Lucerne Festival Orchestra)(1991,live)

AKG K240 MKLL :曲目a.  低频还原足够,还原清晰度不如其他测试耳机。曲目b. 不如森海  c. 不如85

SENNHEISER HD201 :a. 低频还原足够,整体感比1清晰,但声音略有空罐感          b. 有空罐感;整体不如4.

PHILIPS :a.  高频透亮些,低频不如1.2.多;   b.场位好!还原度好,音色美、清晰   c.不如L-85的场位清晰。

LASMEX L-85:a.  音量和共鸣有增益,低频增益明显;振动略微松散; b.  有增益,低频增益明显; 场位感不如3.   音质的厚度和硬度明显,声音的弹性略显不足。 c.  清晰度可以,场位可以

LASMEX L-90:a.  音量和共鸣有增益,低频增益明显;振动比L-85. 更集中些;  b.  声音的弹性比L-85.好些,高频比L-85.清晰些;场位感也好些  c.   层次感方面比L-85.清晰;  d.  比L-85.更清晰些。

陈泳钢于北京      

2018年3月4日测试、记录

(未完待续)


返回